王源抽烟人设崩塌,足球明星也会这样么?

叫着“爸爸”的球迷和喊着“老公”的追星族
叫着“爸爸”的球迷和喊着“老公”的追星族2018年09月11日
11:32新浪体育缩小字体放大字体收藏微博微信分享0腾讯QQQQ空间
球星与娱乐明星  当电视图像取代传统印刷,公共对话从有序、逻辑、理性转变成了肤浅、碎化,以娱乐的方式出现。这是美国著名媒体文化研究者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一书中对媒介转型期人际传播特性的概括。  他控诉到,如果说从口头到文字的媒介转换可以称得上是人类历史一次巨大的智力进步,那么从铅字到电视的转换则造成了一次智力灾难。电视节目不断制造娱乐噱头来吸引观众,而人们也有了更多享乐的理由。  依托技术进步,媒介的演化一定是向更高的级别发展,现如今互联网让信息传播的速度更快,覆盖面更广;但同时,互联网传播也让人们的阅读习惯变得更加碎片化,更加肤浅。而不论如何,“娱乐”已经成为了这个时代的传媒霸权,被互联网推向了顶峰。  大家放下人伦,在网络上叫着“老公”、“爸爸”,当无演技、无唱功、无知无德的艺人都有万千拥趸,离娱乐至死真的不远了,说是智力灾难,其实有一定道理。明星微博下的评论  这股风也逐渐吹到了体坛,运动员们作为公众人物,曝光度也越来越高。媒体除了关注他们场上的表现,也绞尽脑汁深挖他们的私生活,有些场外花边的劲爆程度,可不比阿圭罗最后关头踢出个英超冠军小。  娱乐圈嚷嚷着人设崩塌,所谓人设,就是他们在公众面前表现出来的样子,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样子。艺人们在镜头前是明星偶像,在镜头后谁知是人是妖。粉丝除了喜爱他们的作品(有些甚至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作品),还想了解他们在生活中究竟是一个怎样完美的人。粉丝看到在综艺里诙谐逗乐的他,看到与歌迷微笑握手的他,看到微博上晒出温馨照片的他,就以为这是真实的他。但狗仔镜头里的,也许才最逼近真实的他。  这一点上,在体坛是好很多的。体育竞技,毕竟用成绩说话,没有好的成绩,单靠脸是无法出名的。这其中,足坛又好了许多,因为中国足球和中国球员的成绩不像游泳、乒乓球那样优秀,你不会看到有迷妹在武磊微博下像对孙杨、张继科一样喊他老公。而喜欢国外球星的,更关注的还是球员的能力。球迷的环境要好一些  体育圈也在向娱乐靠拢,顶级体育明星的商业价值越来越高,需要一定的人设来支撑。当林丹出轨一事被曝光,体坛模范夫妻的设定崩塌,他也随之丢了千万代言。老虎伍兹本来坐拥历史级别的竞技地位和商业地位,在出轨、撒谎等一系列事件被曝之后,场内状态和场外形象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但如果你像吉格斯一样,回到场上还能拿出无可挑剔的表现,那么球迷会对你宽容一点,依然打上“忠诚红魔”、“老骥伏枥”的烙印,只是所有人在评价他的时候也都会说起他是个睡弟媳的人渣。  其实,球员很少会像娱乐明星那样自己卖人设,除非是贝克汉姆和C罗、伊布这样的顶级商业巨星,才会在场外营销自己。多数人设都是球迷构想出来的。和娱乐明星一样,球星也有部分脑残粉,在他们心中,自己的偶像就是完美无暇的,不接受任何指摘。  娱乐圈对偶像的支持方式也入侵了体育圈,当球迷在网络上对纳瓦斯、特尔施特根、奥布拉克他们喊着“爸爸”,那与喊着“老公”、“哥哥”的追星族们有什么区别呢?最大的区别大概在于,球迷是被实力征服,而追星族是被脸征服的。娱乐心态的球迷也不少特尔施特根被球迷一声爸爸喊懵了  所谓泛娱乐时代,不是说提供的所有内容都是娱乐,而是所有内容都以娱乐的形式呈现。政治、新闻、体育、商业都沦为了娱乐的附庸。人们制作着特朗普的表情包,念着“不知妻美刘强东”的顺口溜,编着阿森纳的各种段子,一起娱乐至死。  (简浅)
关键词 : C罗梅西西甲 我要反馈
新浪体育公众号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体育资讯、趣闻和视频,更多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sports)
相关新闻相关微博加载中点击加载更多

永利 1

王源因为抽烟上了热搜,有的粉丝要道歉,有的还要脱粉,热闹极了。

北京时间6月23日,中国男篮与澳洲NBL联队热身赛第三场,中国男篮74-86不敌对手,前两场都没有登场的郭艾伦,在这场比赛中出战了24分钟,10投1中得到2分1助攻,此外还有4次失误。

今天,我想来谈谈明星的“人设”问题。

永利 2

赛后的网友讨论中,不少人都提到了一点:郭艾伦不该参加那些综艺节目,这影响了他的备战状态。那么问题来了,球员在休赛期的时候,他们能不能参加综艺节目?休赛期后的第一场正式比赛状态不好,是否都是综艺节目的锅?

永利,算起来,“明星人设”应该是从2010年开始流行的,不过近几年来,“人设崩塌”可是愈演愈烈了。

一个超过18岁的成年人抽烟,引来社交媒体上的一片哗然,“妈妈粉”们痛心疾首,“女友粉”也一片哭天抢地。这事儿想想也挺怪,虽说抽烟有害健康,但对一个成年人来说,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他还是有选择生活方式的权利。毕竟,不给别人添麻烦是成年人的基本行为准则;不影响他人自由也是个人自由的唯一边界。对于已经18岁的王源来说,在一个餐厅包间内与友人抽烟,怎么想都不是一件值得人大书特书的事情。当然有人要说北京有着严格的室内控烟条例,这可能是王源抽烟唯一值得被吐槽的点。

在里约奥运会之后,宫指导曾告诫郭艾伦,“想要成为一名出色的运动员,要赶快脱离网红这个标签。”

“优质小鲜肉”柯震东吸毒被捕,“好男人”文章、陈赫相继陷入出轨丑闻,“好演员”薛之谦要锤得锤,再者,因“中国有嘻哈”迅速蹿红的PGOne也已遭全面封杀。

永利 3昨日微博热搜榜

三年过去了,郭艾伦还是那个郭艾伦,在“网红”的路上越走越红。

这些个集中了高度资源的“明星人设”分分钟就“糊穿了地板”。感受到巨大落差的粉丝们也不买账,即刻就粉转黑了,而投入了大量金钱的品牌商们也是时常被吓个措手不及。

但事情真的这么严重,以至于登上微博热搜么?究其原因,王源是一个有着巨大影响力和粉丝群体的公众人物,更重要的是,王源从出道以来就有着一个“乖孩子”的人设。乖孩子怎么可以当众抽烟呢?!人设如此,粉丝不可接受就是可以理解的了。但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足球明星有所谓人设么?一个足球运动员抽烟,会让人脱粉么?

这段时间因为一期跑男的热播,郭艾伦再次被冲上了热搜。

可见,“人设”这东西就像地基不稳的大厦,靠不住啊。

人设是什么?

聊这个话题,我们就要先从“人设”一词入手,究竟什么是人设呢?

人设一词来自于二次元世界。原本指的是对于动漫人物形象和性格的设定。此后这一词在影视圈内不断游走,从虚构人物的特点逐渐发展到了如今对真实偶像人物性格的描述。

永利 4

用更容易理解的方式表达,人设=标签。这是经纪公司、粉丝以及媒体为偶像贴上的性格标签,而这个标签几乎会伴随一个偶像演艺生涯的主要时光。不论是在真人秀还是影视剧中,偶像都会按照这个设定来演绎角色。

从这之中我们可以得到一个重要的信息,那就是人设绝非一个人物的真实性格。在现实生活中,人性格和行为充满着复杂性和矛盾,这是人性的基本特征。同一个人,在私人空间和公共场域中往往会表现出截然不同的特点,在不同的人前也会有不同的行为方式。举一个最易理解的例子,通过微博和微信观察一个人,很可能得出完全不同的结论。这是为什么呢?微信作为一个熟人社交平台,里面所添加的基本都是现实生活中的好友,而微博是一个陌生人的社交圈,你所关注的更多是来自天南海北的,与你在同一个兴趣层面的人,彼此之间在生活中交集极少。

根据美国社会学家戈夫曼的“拟剧论”,社会生活是一个舞台,每个人都是一个演员——扮演自己的角色,在他人面前进行形象管理。人生如戏,在舞台前,面对着众人可能是一副表现,而在后台,也就是私人生活领域,人们的表现又是另外一副样子。微博和微信就是如此,在熟人社交圈微信中,你谨小慎微地表达自己,需要更多地考虑别人的感受,而在没什么熟人的微博之中,自然就可以放飞自我了。所以有这样一个精辟的总结:微信是用来装X的,而微博才是真正的自己。

那“人设”为什么现在变得越来越普遍呢?这是商业化的结果。随着娱乐工业的发达和成熟,人们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生产偶像可以得到最大量的粉丝,获取更高的经济价值。娱乐产业根据粉丝的爱好,以流水线的方式批量生产偶像,然后利用其人设进行售卖,这便是当代粉丝工业的主要模式。

郭艾伦上热搜并不是新鲜事,甚至现在搜索都有一个专门一个词条叫“郭艾伦为什么总上热搜”。大多数时候,郭艾伦登上热搜都和篮球相关,而这次则是完全无关。

那究竟什么是人设?明星为什么需要人设?而人设又为什么靠不住呢?

球星有人设么?

了解了什么是人设,那足球明星有所谓人设么?

如果按照人物标签来说,球星似乎也有自己的人设。C罗的“总裁”人设、齐达内的“玄学”人设,最近比较流行的是拜仁主帅科瓦奇的“科学家”人设;还有其他的例如忠诚人设,好男人人设等等……

永利 5

这些标签化的描述看似和娱乐偶像很相似,但仔细想想又有很大的区别。

先说相似之处吧,这些标签都是一种片面的形容和归纳,虽然一定程度上符合人们对某位球星的认知,但毕竟一个单一的标签无法囊括一个球员所有的特质,是一种将人物简单化甚至娱乐化的处理方式。每一位球员都有着极其多样的性格,这是很难用一个词语就能概括的。

这里岔开话题我们谈谈“标签”,为什么人们喜欢用这样简单的方式描述一个人或者事物呢?其实这是一种便捷的思维方式。从认知心理学的角度来说,当我们接触到一个新的事物的时候,大脑会接收到许多关于这个事物的信息,然后通过整合、编码形成一个标签。这样做是为了我们能以最快的速度将一个复杂的形象符号化,便于我们的记忆。但这样做的坏处就是我们对事物的认识会不够全面,偏见往往就是这样产生。所以如今人们提倡去标签化,用真正的理性和逻辑认识事物,了解每个人或者每件事背后的复杂性和矛盾之处。去标签往往也是反对各种形式歧视的一种方式,比如认为黑人天生体力胜于脑力,比如自古以来认为女性就应该柔弱、娇气,而男性必须坚强、勇敢。标签化的思维方式是产生歧视的思维根源之一。

再说回到足球。

足球人设和娱乐明星人设最大的不同在于,足球明星所有的标签背后,都需要有赛场表现作为支撑。看球的我们都很清楚,球场上如战场,一招一式都容不得半点虚假,在电光火石的竞争中,每一个技术动作都是能力的展现。

永利 6

但娱乐工业并非如此。偶像的存在是为了给粉丝制造幻想,为粉丝营造一个“虚假”的完美对象。所以当某偶像宣布谈恋爱之后,就会出现大批的粉丝脱粉,比如鹿晗。在女友粉的心中,偶像是她们对于伴侣想象的一个投射,是她们对于爱情理想的寄托。一旦这个偶像在现实生活中有了伴侣,对于粉丝而言就是一种梦境的幻灭,梦一旦破灭,偶像的意义便瞬间消失。

当然,足球明星也为我们造梦,很多人心中足球是平凡生活中的英雄梦想。但足球英雄是真实存在的,他们是在用球场上的表现征服球迷。这便是球星和偶像最大的不同。

偶像可以没有作品而红极一时,但球员如果没有了球技,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被人认可。

郭艾伦一直是CBA球员之中“网红”的代表,这个标签给他带来了更高的关注度,同时也有随之而来的非议和指责。

“人设”缘起
其实“人设”这个概念,源起于日本动漫业的“人物设定”,目的就是吸引特定的人群。那我们又怎么定义明星呢?媒体人张答应指出,明星就是娱乐工业迎合市场生产出来的“产品”,他们依托于媒介,从来都是无法脱离电影、电视剧、视频等媒介而独立存在的。

足球娱乐化

不过在如今的时代,足球开始变得越来越娱乐化。

随着资本力量的进入,职业足球逐渐从单纯的竞技体育转变成了一门生意。对于足球商人来说,如何获得更大的经济利益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忍不住想守护克伦克)。按照资本的逻辑,足球成为了产业,俱乐部变成了球星加工产,而球员也变成了资本链条中流通的商品。

永利 7

社交媒体的出现更是拉近了球员和普通球迷之间的距离,人们的关注点从场内开始游走到了场外。这里正可以对应到前文所述戈夫曼的理论,社交媒体打破了“前台”和“后台”之间的界限。对于球员来说,球场是他们表演的舞台,是众人可以看到的样子,而生活是他们相对私人的“后台”,这是属于个人生活的领域。

如今界限被打破,球员的私生活或主动或被动的展现在了球迷面前。从这一刻开始,球星和娱乐明星之间的界限就越发模糊。足球也就进入到了一个娱乐化的时代。

不过即便如此,运动明星成名的基础还是没有改变——硬实力。这也是为什么,有些球星即便有一些所谓道德污点,也不会被脱粉的原因。

此前C罗深陷强奸传闻之中,但球迷对他的喜爱丝毫没有减少。总裁用一个又一个进球,一座又一座冠军向我们证明了他的独一无二。

永利 8

还有之前已经退役的吉格斯,他在职业生涯的暮年被爆出与其弟媳偷情多年,一时间英伦满城风雨。但没有人会否认吉格斯的伟大,作为球员他20年如一日的坚守红魔,他用风一般的速度在老特拉福德留下了属于自己的印记。连同92班的回忆,威尔士人早已成为曼联的一座丰碑。

我时常感念于自己作为球迷的幸福,球星距我们虽然遥远,但真实无比。他们用汗水和勤奋,用进球和冠军为足球迷构筑了一场动人的梦境。这是激励我们生活的最大动力。

去年夏天他因为参加了一档篮球综艺节目而陷入舆论旋涡,这一次,质疑声更甚。

而提到“造星”就不得不提韩国娱乐产业的工业化操作了。在韩国,明星的打造就如流水线生产一般,一个词——“高效”。

关于运动员要不要娱乐化,该不该在成为一个网红,主流的两种观点极端对立。

他们在打造偶像的时候就瞄准了特定的人群,然后在明星产品身上不断强化吸引这些人群的特质,最后将这些偶像以组团的形式打包出道。因此,“明星人设”是具有“垂直化”思维的,瞄准的就是一个狭窄的领域。

一方坚持认为体育明星娱乐化就是不务正业,一方则觉得体育明星偶尔被涂上娱乐色彩,这会让运动员形象更丰富。

也因此,在当今这个时代,我们也是越来越难看到像旧时代那样的“全民偶像”了。

球员在休赛期参加娱乐活动,广告代言,这本身无可厚非。每个球员的性格不同,有的人喜欢闹,喜欢在公众面前展示秀自己,有的人喜欢静,在比赛之外他们选择低调的隐藏。

因为从前内容的传播模式是自上而下的,观众只能被动地接收明星发布的内容,电视台放什么,我们就看什么。到点了,就搬个小板凳在电视机前守着。

这两种生活选择没有对错。并不能说像郭艾伦这样不断出现公众面前,各种娱乐娱乐节目和广告中露脸的球员生活就一定比那些我们无从了解的,低调的球员休赛期生活更糟糕。

然而时过境迁,这种权力模式已经发生了逆转。

这是毫无道理的。

随着互联网和移动技术的升级,粉丝拥有了更多的信息接收渠道,尤其是博客和微博的开通,偶像与粉丝之间可以产生直接的沟通和联系。

休赛期本身就是给球员自我放松,自我支配的时间,只要不影响训练,不从事高危活动,如何度过这是球员们的自由。

相比过去只能通过电视、报纸来了解明星的动态,如今的粉丝可以直接在爱豆的微博下发表评论,甚至,还拥有对明星的选择权。

参加娱乐节目,接代言,在社交媒体上成为网红,一方面是某些球员的天性使然,另一方面也是他们挖掘自身经济价值的一种方式。

还记得2005年神话般存在的《超级女声》吗?当年选秀出来的李宇春、张靓颖等人至今仍活跃在荧幕,热力不减,而最重要的是,粉丝可以自己选择由谁来当明星,他们可以让一个素人迅速爆红,也可以让他迅速离开。

能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谁都想多赚钱,毕竟都是要养妻活儿的成年人。

这无疑是颠覆性的,它解构了传统的造星模式。即使是身处最基层的观众,也可以通过网络享有对明星的控制权。

换个角度来看,本身职业联赛也是一个秀场,在赛场上打球,给球迷奉献精彩的表演,在这个规定的游戏范围内塑造好自己的人设,这本身和娱乐圈没有什么本质不同。

因此,明星和他们的团队必须小心翼翼地讨好他们的“衣食父母”,而这些“衣食父母”也早已不同往日。

球星适当的娱乐化,这也没有什么不可。

与父辈节俭的一代不同的是,新一代的粉丝群体是注重自我感受和个性自我完成的一代。

作为大部分时间角色是职业联赛球员的郭艾伦来说,他的人设之中有娱乐的色彩,这也是我们联赛所需要的。

我们会发现,过去的人总是与历史的命运和民族的情感分不开,在这样的环境很难有独特的发展。可新一代不同,他们在个体和家庭的空间下发展,由小环境支配,更关注个人的情绪,注重感性的生活和消费,他们有满足小众兴趣的需求,在各种亚文化中穿梭自如。

职业联赛并不是应试教育,他不是一个严肃的,完全以结果为唯一衡量标准的斗场。

因此,粉丝对明星的消费选择是基于个人的喜好,审美出现分化,明星是很难掌控所有人群的。

职业联赛是竞技为内核,但最终的目的还是要赚钱,无论多么刻苦的训练,多么精湛的技艺,多么美妙的励志故事,如果最终无法被包装,被商业化,关注人数寥寥,那这个职业联赛还是失败的。

所以,明星团队们需要“打造人设”,向精准人群发力,相比培养周期漫长的实力派偶像,这种方法似乎更省时省力。

秀,去尽情的表演,每一个身处其中的人都充分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演绎出惊心动魄的故事,这是联赛吸引我们的关键点。

“人设”的脆弱
明星的“人设”很快受到市场积极的反馈,出现了基数庞大的“粉丝群落”。

就像是NBA联赛中,湖人队这样的豪门球队即使成绩跌入谷底依然会有大批的人买票进场,依然会成为全美转播商的宠儿,因为这里有够精彩的故事。无论场外场内,那些围绕着球星的新闻,管理层的权谋以及和球队的恩怨,这些都能成为人们关注的理由。

粉丝对偶像的爱慕是执着而坚定的,从明星的造型、参演作品、宣传营销,甚至到婚恋样样都要管。看每年明星的粉丝应援会,是怎一个“壕”字了得?去年鹿晗宣布与关晓彤的恋爱关系还一度搞瘫了微博。

没有成绩的湖人照样是联盟中最赚钱的球队之一。

媒体人张答应还指出,这些粉丝除了对自家爱豆坚定执着外,还表现出强烈的“排他性”。网络上“顶级流量”明星粉丝之间的对骂也是隔三差五地发生。

我们的联赛正是缺少包装,缺少对那些有特点球员进行充分的宣传和人设定位。如何去造星,怎样才能推出一个优质的偶像,利用每一个球星的特点去书写球迷爱看的故事,这一直是CBA联赛在学习的事。

这些粉丝真是“当着明星的粉,操着当妈的心”。嘴里各种“老公”、“老婆”喊着,却没几个担得上“演员”这一个称谓。

以竞技体育为内核,适当有一些娱乐化的色彩,这未尝不是商业联赛发展的方向。

粉丝完全依照着个人的情绪在消费明星,而明星也报以“情绪”来讨好,而唯独没有作品。

当然了,体娱跨界要有一个“度”的问题,适当的增添一些娱乐元素可以让球星获得更广泛的关注,影响力更大,从而带动更多的人关注这项运动。但过度娱乐化就模糊了体娱之间的变节,因为娱乐化而影响了正常训练,荒废了运动员自身的技艺,这是不可取的。

然而,这种操作方法无疑是存在巨大隐患的,既然依托于人,那么必然像复杂而多变的人性一样充满着不确定性。

如何把握这个度,既能够在赚取足够多利益的同时,还能平衡舆论,让更多的人喜欢自己,最重要的是在成为网红同时不影响比赛,用成绩回击质疑,这才是一个出色的运动员网红的素质。

明星在吸纳庞大资源的同时,也赋予了他们“反噬”平台的能力。“抠图演戏”、“替身演戏”、“收视率造假”、“点击率注水”等问题层出不穷,对整个市场环境产生了不良影响。

保持竞技的底色,这才是体育最大魅力。如果没有了竞技水准,一切球星的人设就会崩塌,只靠逗贫和颜值,是撑不下去的。

然而,就像我们前面所说的,明星是具有市场商品属性的产品,他们必须服从市场规则,而市场规则又要臣服于行政规则。

换句话说,如果靠逗贫或者颜值可以撑得起人气,那干脆不如改行当段子手或者成为娱乐明星,那一种名利场比体育圈更有诱惑力,更有钱途。

久而久之,不具备内容生产能力的明星也会让观众感到厌倦,甚至抵制。

永利 9

在2017年,“共青团中央”、《人民日报》、广电总局等多单位对“天价片酬”、“小鲜肉当道”等问题集体发声,并出台了相应政策。

2017年4月,在广电总局、电影总局等官方机构组织的座谈会上“圈内”集体发声,要对“天价片酬”等问题联合面对。

“人设”在政策监管和舆论监督下是很容易就“一击致命”的。明星产品的资源投入也就血本无归了。

结语
正如明星从来无法脱离电影、电视剧、视频等媒介独立存在,明星与内容一直都是互为支撑、互为营生的。

当“人设”的脚步跑过内容,盈利的那条线慢慢也会被扯断。而市场的反应从来都是迅速的。

近日大火的综艺《演员的诞生》、《声临其境》等作品正是为了满足那部分已厌倦无作品“小鲜肉”应运而生的,引发对老戏骨的缅怀。

因此,明星产品开发的核心永远都是内容为王,以内容滋养明星,而非“人设”反哺内容,这本身就是本末倒置的。

总之,要牢记那句定义,明星是娱乐工业迎合市场生产出来的“产品”,他们依托于媒介,从来都无法脱离电影、电视剧、视频等媒介而独立存在。

相关文章